红阑干

一小时练习

没有文采 实则为文言文翻译的改编版左慈戏曹 有点谜

左慈是一个会点道术的奇人,但是其貌不扬。他瞎了一只眼,瘸了一条腿,基本上每天在城镇里游荡,变些戏法捞点饭钱。
后来这边上任了一个新太守。这太守生性节俭,不好华丽,但是非常喜欢吃鱼,在他所写的书里也提到了不少鱼类。那天他摆开宴会,请的都是一些当地的奇人异士。期间突然说了一句:“今天的宴会,珍馐不少,可惜就是缺了吴松江的鲈鱼。”左慈听此便说道:“我可以把鲈鱼献给您。”向下人要来铜盘盛水,用竹竿勾饵钓于盘中,不一会儿便引出了一条鲈鱼。满座皆惊。太守大为惊奇,暗戳戳的想再瞧一遍,便说这一条鱼不够招待所有人,能否再钓上几条。于是左慈将饵放的更深,不一会儿又是一条三尺余长的鱼出现。太守想着鱼来了,可惜没有蜀中的生姜配着吃,左慈又说:这个我也能给您。语毕,之前去买的人就回来了。

太守在宴会结束后对此人的奇术念念不忘,将左慈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。后来他与众人一同在近郊游玩,左慈带着自己做的酒肉,所有人都为之醉饱。

太守十分好奇他的奇术,有的时候会丢下一堆公文偷偷溜到街头看他的戏法。

左慈后来几次宴会都来了。

太守想着这人能取出龙肝,隆冬种出牡丹,相隔千里钓出鲈鱼,取来紫岗姜,后来又取出《孟德新书》,还能变出白鸠,是不可多得的奇人,于是心起贪念,想要留住此人,便下令士兵三百在城中捉拿此人。

士兵将他捉拿至太守跟前,但是转眼间却不见其人,只能听到墙壁中传来左慈的嘲笑声。

太守很有才华,将当地治理的很好,周边百姓都夸赞他。但是城里少了一个会法术的奇人,左慈也成了太守的一块心病。

过了几年,左慈被人撞见在山中采药,但是当太守闻之赶到时,只能看着他走入羊群中然后不见踪影。太守怕再见到此人又不知是多少年后,就大声威胁道:我知道你还在这里,你要是不出来,我就把这小童的羊群全部杀死。

说完,太守想着大概这辈子可能再也看不到那位奇人了,有些悔恨,又怀着一丝侥幸想着:我并不是真的要杀这些羊,只是想试一试你的法术。

忽然有一头老羊屈起前两膝,像人一样站立着,反问他:你是想看像这样的术法吗? 接着,所有的羊群都这样站了起来,反问他。

太守无言,回去后便生了病,不久就死了。

突然发现有橙卡

日常抓拍时对焦不准

谜一样的十杰paro
先涂个大概
不知道旁边的绿谷应该是什么姿态就先隐藏图层了_(_^_)_ 如果是其他人其实也可以
等有空再继续细化吧

画完了感觉对不起北村凉和药总

今天去探望的时候 偷偷拍了一张

每个人都是要走向终点的 只是快慢问题

明明是年级大会却在干自己的事

每当想起我的侄子非常喜爱看书,就觉得自己也要看更多的书。这种感觉就和 希望自己以后能够成为一个好母亲所以要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 差不多

另一边

梦到被喜欢的人嫌弃可以说是很可怕了